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> 原创天地 -> 正文

脉搏

发布日期:2020-12-14  作者:武睿文 外国语学部 点击量:

我似乎不太认识世界。

很小的时候,我并不完全懂得构成生活的模块和世界运转的方式,我的“世界”不过是我所熟知的家附近和学校附近可以玩耍的地方。再长大点,我到了开始转动地球仪,在考卷上填写遥远地域的地貌气候的年龄。我试图通过书本翻越山川河海的距离,摸清整个世界的轮廓,可它却像某位远房亲戚,难以谋面,毫无联系。

它在我脑中的聚象总是那颗蓝色的球体。从阔大的宇宙中收缩、压制出来,贴附在纸面上,变成片状的、有着蜷曲边线的水陆。世界于我,意味着地图,也止步于地图。

它对于我而言,不是个“生”物,它只是个和我一样逐渐长大的概念,我和它的联结似乎少得可怜:我在这个概念所附着的土地上平淡地出生,在我平淡地成长时,它也在平淡地运作着。

这似乎很容易解释,人与世界的交互常常是隐形的。尤其是在单调却幸福的生活碎片中,我们忙于经营生活,学习如何用个人感情和自我发展来填满整个生命。一个人也完全可以影响世界这样的观点似乎并非令人难以置信,我只是怀疑,这样沉重的影响力是否真真切切地存在着。世界像是一张异常庞大的电路,上亿的人以并联的关系串在一起,我和每个人一样,都是这千万分支中某个微小的结点。我的闪亮似乎仅能激起周遭的电流,整条线路还是有着它自己的波流,有着它自己的律动,有着它自己的脉搏。

最近几个月,它却似乎不规律地跳了起来。春节过后,疫情出现,火苗般地疯狂窜起蔓延。世界地图以同样的模样再次出现我的手机屏幕上,只是前面牵连着慌慌张张的四个字“疫情动态”。起初,我对疫情传播的广度和速度感到十分惊讶。一天又一天,眼睁睁地看着疫情动态地图上的颜色跨着五湖四海从点铺成片,而身边的同学就以留学生的身份隔着不同的时差,散布在这些焦灼的颜色中。

身份的相似性赋予了我拥有类似感受的权利。因为关切他人、关切自身,我不得不去关注整个世界的状态。整个世界的情况就像被放在一撵石磨上,“疫情”催赶着我,好好地将它磨碎。若我将其晾在一旁,就无法进行自我保护,惶惶终。

我和世界就这么初步接上了轨,浅浅地,以不安的方式。

形势不甚乐观的几日,我常在新闻中关注和疫情有关的消息。镜头里,那些摘下护目镜后斑驳的脸总是不易忘却。口罩仿佛成了生命的屏障,只要用力紧紧地绑在脸上,疑虑、风险和危机就都会被屏蔽在外。生命中的危险大多是模模糊糊地存在着,潜伏在大段大段可能的安定下,就像某个突然急促的节拍。

我试图设身处地想象这种境遇。我发现很难把自己不留余地地归附到他们的心境上,却莫名而没来由地多了几分安心和踏实。不由地想起《路加福音》里那句话“你们要努力进窄门。”究竟是抱着怎样确定重逢的期待,他们才选择了最险峻的小道。这道门自然而然地狭隘,像是普通的我们和疫情之间的一道无形的口罩,我仅仅以平衡的姿态站在外边看他们,疫情给我带来的不确定性似乎消失了大半。

或许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面前,信心和希望本身就是易见效却难得到的药方。

有形的世界教会我们关怀与爱,无形的世界则用疾病和死亡来摄取痛苦与无奈,再贴上一条备忘录:不要忘记关怀与爱。

后来,在社交媒体上又看到了方舱医院的护士带领大家一起跳舞。顿时感觉心头一暖,宽慰大半。虽然素不相识,仅从视频的一角仍是能够格外地感受到那股喷涌的温暖。日渐上升的死亡人数给人带来恐惧,好在有人和我分享着同样的,甚至更多的艰难,还用朴素的方法向我传达一切都可以的信念。我就这样,来自遥远地方的感动,并心怀感激。像是突然被谁用一个怀抱揽过来,贴在她的胸脯上,那一刻我便发现了我们心跳的频率竟是如此接近。这个鼓励意味的拥抱无疑是世界给我的,只因它涵括了太多温暖的人。

我在这些宏大的细节中得到了关照。我不禁想,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彼此的生命都有着足够的关照,个体间并联的关系是否会解开,变得相互承接,再构成世界于个人的意义。

世界并不只是那些固定存在的人事物,它是人事物的缠绕,是不同生命的接触和剥离。我并非与整个世界无关,我有人可信,有人可依,有人可盼。而这,早已是与世界最大的互动。在这样相互的付出与支持中,世界向我展露出它最亲切的侧脸。

世界的脉搏跳动着,跳动着,在这一局又一局的轮转中,潮涨潮退,日出日落,桑田变沧海。如果这有力的脉搏中,凝着每个人的一份,像交错的血管般,每一次搏动,都是力与力的叠加,声与声的碰撞。我会爱这样的世界。 

分享到:

下一条:疫情对我的影响

热点新闻

热点专题